0%

home is our world

临近春节,想起了前两个月重温的游戏,HomeWorld。

2008年,高中时,我首次接触到了HomeWorld 2,游戏的画面和操作深深的震撼我。这个游戏是首个完全的3D RTS、视角能够3D旋转、舰船可以在空间中任意移动,不限于一个平面、舰船精细的建模和纹理,这些让我很长时间都沉浸在游戏当中。

后来了解到这个游戏是一个系列,还有1999年发布的HomeWorld和2000的Homeworld: Cataclysm,而二代是2003年的,一代发布之初就夺得了多项重量级的大奖。由于从二代到一代画面和操作的落差有点大,最后没有把一代通关。对于Homeworld: Cataclysm,当时没有买到游戏cd,也找不到下载,这一作也没有玩,

玩过二代以后,就一直关注着这个游戏的后续进展。在街边买过“HomeWorld 3”(其实是2代+高达Mod),发现Relic在2003年就公布了HomeWorld的源码以后,也在Linux下折腾过一代。

一代和二代的开发团队是Relic,也叫水雷社,进入游戏时的水雷动画,至今还历历在目。Relic的第一个作品便是Homeworld,后续开发的游戏也基本都是RTS的。二代发布半年后,也就是2004年,THQ收购Sierra旗下的Relic,随之被收购的还有HomeWorld系列的知识产权。当时了解到这里才意识到,续作恐怕是没戏了。

直到2013年事情出现了转机,THQ破产,旗下游戏的所有权被拍卖。Gearbox最终收购下HomeWorld系列,随后便宣布重制一代和二代,但没有重制Cataclysm的消息,说是源码丢了。。。

去年末,重制版发布半年多,我入手了。时隔7年,终于是把一代通关,也重温了二代的战役。

画面

二代的重制版相比起原版,由于引擎就是二代所用的升级版,画面上的提升不算很大,新鲜感少些,提升最大的是一代。一代的重制可谓是非常出色,精细的模型、游戏开头的黑白动画重画、即时演算动画的内容也与原作一致。

音乐和配音

Paul Ruskay是HomeWorld系列的配乐的作曲者,他最值得瞩目的作品便是HomeWorld的配乐,带有中东气息的配乐和吟唱为Ruskay赢得了很多奖项。一代和二代的背景音乐都是相当不错的,很好的展现了在无垠的太空中的孤独和壮丽的奇观。

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声音,从游戏伊始直至结束的旁白和Bentusi的配音都是由Campbell Lane完成的,他被很多玩家誉为The Last Bentusi,The Voice of Bentusi。旁白的厚重感和沧桑感为游戏增色不少,而Bentusi这一种族神秘和古老的特点,完全就是由配音体现的。不幸的是2014年初,老头子因肺癌去世。

一代的主题曲Homeworld (The Ladder)是游戏的点睛之笔,主唱Anderson的填词很好的诠释了Hiigarans和他们返回家乡的历程。由于版权问题,重制版中并未包含。

剧情

HomeWorld其实只有一个主题,回家。

Peter Watts创作了一代和二代的剧情。一代,Hiigarans先被流放,而后拓荒者Kushan经历千山万水,重重阻难,最终回到家乡Hiigara的故事,而二代重夺Hiigara要逊色一些。

You are here

隔了7年,重新再玩HomeWorld,我已经不像当时,被Kushan、受难的Hiigara和舍生取义的Bentusi打动。但游戏制作人员名单最后的一个画面打动了我,随着音乐结束,屏幕上的星星越来越多时,一个箭头指向了一个星星,

这即代表了玩家多年的等待,也说出了在这浩瀚宇宙中,人类不过是沧海一粟。

感谢Peter Watts、Paul Ruskay、Campbell Lane,感谢Relic、Sierra和Gearbox。